原创 (乡村行·看振兴大场唯和一个老人)勤“茧”致富 江西修水乡村振兴有“丝”路

中新网九江6月13日电(熊锦阳 戴咏云 吴婷玉)13日一大早,走进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花门村龙鑫蚕桑生产专业合作社的蚕室,只见鲜嫩的桑叶铺满地面,许多蚕宝宝正啃食着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工作人员不时用铲子翻动着桑叶,防止发热郁积变质。“这批蚕再过几天就会开始吐丝,接着晚上就会变得雪白,再过两三天化蛹成熟后,就可以出售了。”蚕农巢文明高兴地说。

蚕室内,蚕农正在为蚕宝宝提供新鲜桑叶。卢鹏摄

龙鑫蚕桑生产专业合作社是由花门村领办的集体经济发展项目,吸纳了村中十多户脱贫户通过劳务入股组建,投产以来,已解决几十户村民就业问题。“现在全县春茧已经开秤收购了,今年收购价格为每公斤蚕茧52元,能给蚕农带来满意的收益。”花门村驻村第一书记钟惠润说道,“现在村上合作社每年可以养近九十张蚕种,年收入在18万元左右。那些留在当地的村民都有事做、有钱赚,生活也有了盼头。我们还计划扩大养殖规模,带动更多村民就业致富。”

花门村是修水县蚕桑产业发展壮大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修水县围绕桑园基地建设标准化、小蚕饲养工厂化、大蚕饲养省力化、种养分离专业化、茧丝产品优质化“五化”理念,推动蚕桑产业转型升级,蚕桑产业已成为修水县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

修水县地处赣西北边陲,位于湘、鄂、赣三省九县中心,属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自然条件优越,全年无霜期约300天,年平均气温13℃到19℃之间,宜桑地多,气候适宜桑树生长。无工业污染,空气和水体质量优良,因此发展蚕桑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区位优势十分明显。

“种植桑树养蚕投资少、见效快、效益高、劳动强度低,植桑当年就可养蚕。”据修水县蚕桑产业服务中心高级农艺师卢鹏介绍,目前修水县建有26个乡镇蚕桑技术服务站,并配备村级管理员,能为村民提供多方位的养殖服务。“我们已经培养了2000余户蚕桑产业示范户,形成县、乡(镇)、村、户四级技术服务网络。”

蚕蛹收购现场。卢鹏摄

2021年,修水县蚕桑科技小院成立,入驻的农业专家们会定期进村办培训班,让每个蚕农都能掌握栽桑养蚕的整套技术。通过培育一大批热爱蚕桑、服务蚕桑、示范蚕桑产业的技术人才,修水县蚕桑产业发展迅速,转型升级迅速。

为提升蚕桑产品市场竞争力,修水县在支持茧丝绸企业发展的同时,还培养了一批桑蚕副产品加工企业,桑葚、桑果、桑枝、冬桑叶等得到有效开发利用,蚕桑产业产品附加值进一步提高。依托“公司+基地+农户”的利益联结模式,修水县多个村庄与蚕桑企业签订了发展协议,既满足了企业生产过程中的原料供应,又保障了农户的经济利益。

作为江西省目前最大的蚕桑基地县,截至目前,修水县全县共有高效桑园5.5万亩,覆盖乡镇28个,惠及蚕农1.5万余户,售茧收入突破4亿元,综合产值达10亿元。(完)

  要深入剖析高层住宅火灾事故成因和此次事故暴露的问题,迅速行动起来,全面加强住宅小区电动车规范管理,把情理和法理结合起来,依法依规整治电动自行车违规停放和充电现象,整治私搭乱建、堆放杂物堵塞疏散通道等问题,广泛发动群众,清理楼道、阳台(采光井、防盗窗)等部位可燃杂物,切实消除火灾隐患;

  要以身边惨痛的案例为镜鉴,深化警示教育和问题曝光,引导居民遵法理、讲道理,自觉支持配合消防隐患整治,主动防范火灾隐患和不安全行为,提升全民消防安全素质和自救能力。

  经查,刘捍东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消费卡,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违反组织原则,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职务晋升调整提供帮助;把手中权力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利用职权为亲属谋取利益,纵容、默许亲属利用本人职权谋取私利;政绩观扭曲,揽权妄为,在工作中不正确履行职责;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与不法商人勾肩搭背、沆瀣一气,大搞新型腐败和隐性腐败,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土地出让、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第六项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王红梅、郭帆、李伟团队和昆明理工大学谭韬、季维智团队合作的“揭开灵长类早期胚胎发育黑匣子”研究项目。

  第六项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王红梅、郭帆、李伟团队和昆明理工大学谭韬、季维智团队合作的“揭开灵长类早期胚胎发育黑匣子”研究项目。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2023年4月曾对中新经纬表示,尽管中国5G建设成绩显著,但在应用层面,5G仍稍显不足。比如,5G虽可支持4K视频,但手机屏幕太小,难以体验2K/4K分辨率的差异;由于车联网和XR(扩展现实,Extended reality)尚不成熟,其他消费领域还难以感受低时延的优点;对于中速与大连接IoT应用,目前5G成本还偏高;现有5G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应用的能力仍有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