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cache/54372de60b0d27c29089290bd1041841):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chengbei05.cn/show.php on line 613
东西问丨马来西亚学者吴恒灿51cg9热心的朝阳群众:不能忘却“海上取经”的义净

原创 东西问丨马来西亚学者吴恒灿51cg9热心的朝阳群众:不能忘却“海上取经”的义净

中新社吉隆坡6月14日电 题:不能忘却“海上取经”的义净

——访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吴恒灿

中新社记者 陈悦

今年是中马建交50周年。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吴恒灿近日在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时表示,回顾马中千年交流史,唐代僧人义净不能被忘却。吴恒灿说,义净在1300多年前从海路去印度取经,其间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长时间停留。义净留下的文字记载,不但记录了千年前马中交流的历史,也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繁盛的证据,还为马来西亚学者研究古代马来西亚史提供了宝贵资料。“义净的经历、著作及所代表的‘和合精神’,至今为马来西亚和许多东南亚、南亚国家重视;他作为马中交流先行者之一,在建交50周年之际尤其值得我们纪念。”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记者:义净和马来西亚有怎样的渊源?

吴恒灿:义净是唐代高僧,公元635年生于齐州(现山东济南)。公元671年,义净从广州出发,循海路赴印度求法;直到公元694年携带大量佛教经典返抵广州。义净通过《南海寄归内法传》和《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两部著作,记录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取经历程,对所经东南亚各国的经济、社会、文化、生活,地理环境都有详细介绍。

山东济南的义净法师铜像。张勇 摄

这些著作不但在当时向唐朝人介绍了东南亚多个国家,也为我们今天研究东南亚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从这两部著作可知,赴印途中,义净曾在羯荼(古吉打王国,位于今天的马来西亚)停留约5个月,再由此赴印度;公元685年,义净从印度踏上归途,于公元686年1月抵达羯荼,一直待到当年10月才启程离开。此外,义净在往返过程中,都曾在室利佛逝(位于今天的印度尼西亚)长期停留,总计达6年之久。义净不但在马来西亚,也在许多南亚、东南亚国家留下了自己的足迹,是中国与东南亚交流史上的重要人物。

中新社记者:义净的经历和其著作怎样记录了当时马来西亚的社会、生活等,又如何记录了当时海上丝绸之路商贸往来的景象?

吴恒灿:义净的记录中多次提到羯荼,为后人留下了羯荼社会生活的诸多细节。例如,他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的《玄逵传》后所附《义净自述》中写道,“(羯荼)其所爱者,但唯铁焉,大如两指,得椰子或五或十。”这就反映出当时羯荼民众对铁的重视,以及以椰子和铁进行物物交换的经济活动。我曾和槟城理科大学的莫达赛丁教授一起,探访过吉打州的诸多古代炼铁业遗迹,还曾亲眼见到考古发掘出来的长约两指的铁矿石,和义净的记载十分吻合,由此也可验证义净记载的准确性。

吴恒灿在吉打州考古现场,其所手持考古发现的“两指长”铁石,和义净的记载十分吻合。受访者供图

此外,义净还记录当时羯荼民众用大象来运平底小舟,从而将水陆运输无缝衔接,充分展现了马来西亚先民的智慧和当时商贸活动的活跃程度。我在考察义净遗迹过程中,也曾在吉打州找到世世代代以大象运舟为业的家庭,成为义净记录的最好佐证。

义净在其两部著作和他翻译的众多佛经之注释中,记录了自己的行程。如他在其翻译的佛经《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卷五注释中记录:“耽摩立底(印度古地名)即是升舶入海归唐之处,从斯两月泛舶东南,到羯荼国,此属佛逝。舶到之时,当正二月……停此至冬,汎舶南上,一月许到末罗游洲,今为佛逝多国矣,亦以正二月而达。”

从义净的记载中,我们可以勾勒出当时海上丝绸之路商贸往来的图景:中国古代商船可以不必等候季候风穿越南海,而是改道沿着扶南(越南)海岸线,扺达暹罗(泰国)北部北大年港口,将商品卸货在特制的平底小舟上,这批小舟沿北大年河流,进入马来半岛东海岸内部,平底小舟再靠大象托运抵达马来半岛西海岸,再以水陆两用小舟沿河到达羯荼码头,与来自西方波斯等地的货船进行交易。

吉打州布秧谷博物馆展示的古代平底舟。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马来西亚关于义净的研究现状如何?您是如何开始关注义净,并积极推动义净研究的?

吴恒灿:义净是受到当今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南亚主流社会普遍尊重的历史人物。

早在2002年,马来西亚教育部所颁行的历史课本在描述古吉打王国历史时,就曾引用义净的记录。随着马中关系的发展,义净在马来西亚越来越受到重视。2014年,当时的马来西亚政府文化顾问正式任命我为义净研究团团长,这也是我研究义净的开始。近十年来,马来西亚官方和学术界多次举办活动,推介义净、研究义净。

今年初,马来西亚国家团结部部长正式宣布,将于年中和中国相关机构合作主办国际义净大会,相信可以将义净研究又推向一个新高峰。

我自从开始研究义净之后,主要做了四方面工作。

首先,多次参加中国、马来西亚等国举办的义净相关研讨会,交流我自己对义净的研究成果。

其次,积极推动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成立义净研究的专门组织。目前,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斯里兰卡和泰国都成立了义净研究小组,在当地积极开展义净研究工作,并向普通民众宣传介绍义净。

吴恒灿组织考察队,深入吉打州考察义净当年的活动路线。受访者供图

再次,组织考察团,从吉打出发,实地进行考察,既验证义净的记录,也探寻义净从吉打赴印度求法之路。上文所述对炼铁、大象托舟等实地考察成果就是此次考察中所得。

最后,结合各国义净研究组织,筹划出版义净研究丛书,推进义净学术研究;拍摄义净相关影视作品和纪录片,希望这位马中交流重要先行者的事迹,能为更多民众所了解。

中新社记者:您在义净研究中提出,要重视义净所体现的“和合精神”。您认为义净的“和合精神”体现在哪些地方?对当今中马合作、交流有何借鉴意义?

吴恒灿:义净前往印度求法取经,本身就体现了文明交流互鉴的精神。同时,我在对义净的研究中看到,通过义净的记录,展现了中国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和平共处、友好互动,带来了各国的繁荣发展。义净于记载中所体现出的“和合精神”,即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精神。具体在马来西亚而言,早年到达马来西亚的华人和本地人通婚,他们的后代被称为娘惹,并形成了兼收并蓄的娘惹文化。娘惹文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海外和合文化的范例。

我们今天研究义净,应该进一步弘扬义净所体现的“和合精神”,“和合”既是今天马中关系的最佳写照,也是助力马中关系进一步发展的精神财富。在当今世界地缘、宗教、文化冲突不断加剧之下,弘扬义净的“和合精神”对世界各国也都有重要的意义。(完)

受访者简介:

吴恒灿,现任马来西亚教育部国家语文局董事部董事、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会长、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委员长。马来西亚著名语文学者,长期致力马中文化交流工作。尤其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领导马来西亚翻译界将中国优秀文学作品和社会科学作品系统性翻译为马来文,包括中国古典四大名著、现代中国文学、社科文献等,目前陆续翻译推出的作品已逾百部。

  人工智能是人类发展新领域,全球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巨大机遇,以及难以预知的各种风险和复杂挑战,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一个攸关全人类命运、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课题。但人工智能全球治理严重滞后于技术的发展速度,世界亟待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基础性共识,以便为快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技术装上全球统一标准的方向盘和刹车,让它更好地服务于全人类的福祉,而不是成为一些大国的新型霸权工具,甚至给大规模新型犯罪创造方便。为此,世界需要更多更充分的探讨,英国办这个全球人工智能安全峰会,无论主观上有何盘算,但客观上为这样的探讨提供了一次机会。

  中新经纬10月31日电 (王永乐)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31省份2023年9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中新经纬梳理发现,9月,17省份CPI同比下降。其中,贵州、河南、山西等3省份物价连续六个月回落。

  曾刚认为,这反映了中央对房地产金融风险的高度关注。会议特别提到“一视同仁”,实际上是更多强调要加强对民营房地产企业的支持,民营房地产企业的合理融资需求要得到满足,要确保它们在市场当中平稳运行,这后续需要一系列的政策。

  据新快报2002年报道,2001年4月3日凌晨,尚金勇杀害女友。尚金勇交待,自己发现女友从事卖淫活动,多次劝阻无效。4月2日晚上,尚金勇在事发旅店内多次劝说女友,3日凌晨4时多,尚金勇一怒之下,用随身携带的一把水果刀朝女友的头部、身上乱捅,并用双手扼住其脖子,直至其不动。死者身上共有31处刀伤,脾、肝破裂,因创伤性失血休克死亡。

  然而由于各国在政治体制、社会发展程度等各方面存在差异,要进行跨境联手,对狡猾的犯罪分子实施精准打击,并不容易。它意味着国家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还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和连续稳定的政策支持,才有可能铲除这个毒瘤,去除掉老百姓的一个“心头大患”。不难想象的是,类似情况如果出现在美国或者其他某些西方国家,很有可能再次沦为政党间相互攻讦、搞拉锯战的一张政治牌,而民众真实的切身利益则在一拖再拖中不断受到更大的伤害。

  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是预防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的重要手段,主要的措施包括:用肥皂和温水洗手,尤其是在接触口鼻和眼睛后。尽量减少到人群密集场所活动,避免接触呼吸道感染患者。保持良好的呼吸道卫生习惯,咳嗽或打喷嚏时,用纸巾、毛巾等遮住口鼻。定期清洁和消毒常用物品和表面。保持环境清洁和通风。